社交媒体的文化症候(青年文化论坛)

发布时间:2014-09-09 11:29:58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何江宁  作者:李三达
 
 

为何人们都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炮制”一个虚拟的自己?

新媒体时代如何充斥着感性的表象的“亢奋”?

电子媒介怎样避免文化工业的同质化?

能否从“朋友圈”中夺回精神生活的自觉?

毋庸置疑,当下是一个速度被解放的时代。旅行的时间被极大缩短,空间被压缩成一个“地球村”,虽然60亿人口的村落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小,但是大卫·哈维称之为“时空压缩”的事实却悄无声息地发生在我们身边。其中最具震撼性的,既不是我们引以为傲的高铁,也不是超音速飞机,而是正在24小时不间断以光速传播的网络信息。

如果按照英国文化批评家雷蒙·威廉斯的说法,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那么最能表征我们这个时代的,可能就是伴随着互联网的成熟而诞生的社交媒体文化了。去年英国上映了一部反思科技的迷你剧《黑镜》,其中一集讲述的是妻子在丈夫阿什死去之后,通过收集阿什在网络社交媒体上留下的各种零零落落的痕迹,再造了一个虚拟的丈夫并与之相守相依的故事。

这是个幻想故事,但现实生活中,“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走了”,上传一张照片,添两个表情,发几句牢骚,有太多沉溺于微信、微博的年轻人忙于在社交媒体上“炮制”自己生存过的痕迹,俨然是在再造一个虚拟的自己。买了个名牌手提包,听了场演唱会,自然会乐意告诉好友自己过得很好,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哪怕感冒、发烧、流鼻涕,也能配着一张病恹恹的图片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奔驰,换来一片天南海北的安慰与关心。社会理论家们常说现代的人是孤独的、个体化的、原子状的,然而现在,随着网络社交媒体的诞生,在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中穴居的人类仿佛终于找到了一种弥补方式:分享。让朋友与你一起快乐,让亲友陪伴你一起痛苦,时间和空间原本难以弥补的沟壑似乎已被巨大的科技成就填满。

但是,年轻人置身旁的家人于不顾,窥视着天南海北各色人等的隐秘生活,这种所谓的“社交”也在引起越来越多的焦虑。“朋友圈”是否让“朋友”变了味,虚拟世界是否在重新定义“社交”,“低头族”们被手机改变了什么,等等,这些问题已经是今天的大众文化研究者绕不过去的了。作为时代文化重要表征的社交媒体,究竟表征出我们时代怎样的文化隐忧?

首先,从个体层面看,社交媒体文化重塑了当代社会个体的认知模式,人们对日常生活的感知越来越碎片化,深度内省变得越来越困难。随着移动终端设备的日益多样和影响力的显著增长,上班族们在上班途中、工作间歇、回家路上几乎可以“随意赋形”,在虚拟的世界里不停地流动,屏幕上的游戏、阅读、社交等多重任务循环往复,由此带来了当代年轻人认知模式的转型,美国学者海勒斯将之总结为从“深度注意”向“亢奋注意”的转变。“亢奋注意”的特点就在于不停地通过光影声色刺激大脑,使之兴奋,而不是像传统的阅读那样更倾向于涵泳沉潜的深度反省。

 来自于朋友圈的巨大信息洪流,看似在分享着各种各样的新鲜内容,事实上却停留在一个人生存的破碎表象上,这一点正是由“亢奋注意”的特点决定的。那些抓人眼球的图片和耸人听闻的标题,被法国学者维利里奥称为“感性表象的工业”,也许正如他所言,当代人正沉浸在一种“电光学的拜物教”中,人们被一种宗教似的迷狂所裹挟,投身于电子文化的繁荣景观难以自拔。

标签: 社交 文化工业 社会区隔 文化表征 谷歌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