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益平:金融改革是中国结构转型的最重要核心

发布时间:2014-06-10 10:14:19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何江宁  作者:黄益平

要素市场扭曲让发展难以为继

在国有和民营的双轨制或者计划与市场的双轨制以外,其实在产品和要素两个市场之间还有一个双轨制,导致一方面增长速度非常快,另一方面结构性矛盾很突出。

黄益平说,过去双轨制改革的策略,或者说中国市场化过程的方式,其实在很多中国的经济学家包括国外的经济学家中都有一定的共识。

双轨制的第一个核心是国有与民营之间的双轨制,就是改革开放初期的策略是先保留国有企业,让它继续生产、继续生存,继续发展,但是主政策是要支持民营经济、非国有经济更加快速发展。非国有、非计划经济这一块变得足够大以后,就几乎可以忽略国有、计划经济这一块,于是中国就进入了市场经济。第一个双轨制的策略应该说是相当成功的。

双轨制的第二个核心就是中国的经济改革更多的是一种改进,在改革初期没有出现哪一个团体、哪一个群体受到了非常大的伤害。从政治上来说,在社会上对这样改革的支持度要高很多。

这是两个很明显的好处,它的缺点是因为有计划内、计划外之分,很容易产生两轨之间的套利,或者说腐败。

黄益平认为,除了国有和民营之间的双轨制,或者叫计划与市场之间的双轨制以外,其实在过去的改革当中在产品和要素两个市场之间还有一个双轨制。尽管大方向是往市场经济走,总体的改革是往市场经济过渡,但是如果在36年以后的今天看中国经济,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产品市场,包括农产品、制造业的产品、服务业的产品,大多数的都已经放开,它们的价格基本上是在市场上由供求来决定的。与此同时,要素投入品市场,比如说劳动力市场、土地市场、资本市场、能源市场,凡是能够用于生产、投资、投入的要素,它们的市场仍然存在非常普遍而且严重的扭曲。

资本市场的扭曲就很突出,而金融抑制就是在资本市场的扭曲,包括对利率的影响、对汇率的影响、对资金配置的影响。在资本、在土地、在能源方面,政府要压低投入品价格的倾向非常明显。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第一条是希望在适当的程度上仍然对资源的配置保有重大的影响力。第二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保证经济的高速增长,要把投入品的价格压得比较低。它的核心是在过去30多年中,一直在不断从居民收入向企业经营收入再分配。这就导致了消费占比越来越低,消费疲软或者消费不足。居民收入增长赶不上G D P的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跟要素市场扭曲是有关系的。

要素市场的扭曲和产品市场较完全的放开,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一方面增长速度非常快,另一方面结构性矛盾很突出。这个结构性矛盾很突出反映在结构失衡、收入分配不公、效率低下、环境污染等方面。

金融政策需要达到的目的,跟两个双轨制也是有关系的。第一个目的,发展经济。在计划经济的年代,资金的融通或者调配主要是靠国家的计划,不是靠金融体系,所以当中国要发展经济的时候,金融体系就可以发展起来。与此同时,政府还需要对金融体系有一定的控制力。一方面金融高速发展,另外一方面在金融体系当中政府保留了各种抑制性的政策。

黄益平说,双轨制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碰到了三大危机。第一危机是财政危机。改革初期的时候,财政收入占G D P的比重大概在36%,到90年代初下降到了11%,很多人就担心会不会发生财政危机。第二个危机是国企的危机,后来才有了抓大放小的改革。第三个危机出现在90年代后期,是银行危机。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很多经济学家做了测算,中国当时的银行坏账率高达40%。这三个危机最后没有真正变成显性的危机,但是有巨大的风险。90年代的很多改革,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希望缓解或者解决我们第一个双轨制的问题。

要素市场的扭曲其实碰到了一个难以为继的问题。为什么碰到这个问题?第一个理由是,中国现在的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存在失衡、低效、收入分配不公等问题,这些问题很难让中国的增长可持续。第二个比较明显的问题是,在扭曲过程当中出现了一系列新的风险,但是由于地方政府和中央的支持,这些风险在短期内都不会出现非常大的问题。第三,所有的金融主体或者是经济部门,最后都在透支中央政府的信用,这个过程如果不断持续下去的话,银行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风险,最终会出现大问题,这也是现在经济面临的最大的风险。

如果不进行遏制,可能会成为更大的、系统性的问题。而且,过去许多可以说是行之有效的作法,现在其实已经很难再继续下去,所以不变已经不可能了。

金融改革是结构转型中最重要的核心

金融抑制在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对中国经济增长有正的影响,但是到了本世纪以后,金融抑制政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变成了负的,对经济的伤害越来越严重。

黄益平说,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这个水平,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很多讨论是关于中国应该怎么避免中等收入陷阱。他做的一个研究,就是看金融抑制对于经济增长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最后得出的结论很简单,金融抑制在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对中国经济增长有正的影响,但是到了本世纪以后,金融抑制政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变成了负的,对经济的伤害越来越严重。

黄益平说,全世界分为低收入国家、中等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金融抑制对不同收入组别经济增长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如果把金融抑制政策放到低收入国家考察,最后的结果是不显著的。也就是说在低收入国家,金融抑制与否对经济增长没有很显著的影响。但是到了中等收入国家以后,这个影响就非常显著。也就是说,中等收入国家如果保持金融抑制政策,对经济增长的伤害非常大。到了中等收入国家,到了中国今天这个地步,就必须加速金融改革,才能让经济保持持续的增长。

标签: 黄益平 金融抑制 金融改革 金融体系 理财产品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