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军:2014上半年中国仍处吸收外资机遇期

发布时间:2014-07-28 09:23: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编辑:何江宁  记者:周小苑

原标题:中国仍处吸收外资机遇期(经济数据“半年报”怎么看 )

  开栏的话

时至年中,中国经济交出了2014年上半年的成绩单:国内生产总值269044亿元,同比增长7.4%;物价水平符合调控预期;进出口总值12.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0.9%;实际使用外资633.3亿美元,同比增长2.2%……数字增减怎么看?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中国经济向世界展现了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的发展脉络。在7.4%的半年经济增速背后,是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的韧性发展。本报从今日起推出系列访谈,从不同角度解读中国经济半年报数据。

商务部近日发布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33.3亿美元,同比增长2.2%。数据说明了什么?增速放缓是否意味着中国利用外资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为让读者对当前中国利用外资有更加全面深刻的理解和认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刘亚军。

吸收外资“跑赢”全球

问:近两年我国外资增速放缓,引发外界一些质疑,认为现在中国利用外资不再具有竞争力。请您分析一下当前我国利用外资的总体形势。

答:2001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吸收外资进入高速增长期,2002—2008年,实际利用外资年均增幅高达9.8%。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发生之后,我国吸收外资进入了相对低速增长期,2009—2013年,实际利用外资年均增幅降至6.9%。究其原因:从国际看,全球性金融危机影响深远,跨国资本流动总量萎缩,同时地区局势不稳定、发达国家和周边国家引资竞争加剧。从国内看,随着近几年我国国民经济进入结构调整期,利用外资工作也相应地从“重规模”转变为“重质量、重结构、重效益”,这是和国民经济发展总体要求和态势相吻合的。

事实上,如果分析一下同期全球跨国资本流动情况,我们会看到,中国吸收外资“跑赢”了全球FDI (对外直接投资)增长率。2009年,全球FDI剧跌33%,我国下降13%;2010年以来,我国吸收外资一直稳定在1100亿美元以上。2013年,在发达国家资金回流增加的情况下,我国吸收外资仍增长2.3%,达1239亿美元,是金融危机前2007年的1.5倍,全球占比达8%,比2007年翻了一番。我国吸收外资保持了世界第二、发展中国家第一的地位。

我们不赞同“中国利用外资的所谓‘黄金时代’已经结束”这种说法,我们认为当前我国吸收外资仍然处于机遇期,具有比较突出的综合优势:一是中国市场仍是全球最具吸引力和增长最快的市场;二是我国产业配套优势明显,产业发展空间较大;三是我国中西部地区引资具有梯度优势;四是我国要素成本仍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劳动生产率提升有较大空间,可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成本上升压力;五是金融、电信、能源等行业进一步开放,国家鼓励兼并重组和消化过剩产能,服务业、并购将成为我国利用外资新的增长点;六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探索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等措施,相信随着改革红利逐步释放,我国的引资竞争力还会大幅提升。

中西部地区成为热点

问:请您分析一下近年来我国利用外资呈现哪些特点?

答:近年来我国利用外资的特点可以归纳为:在总体规模保持稳定增长的基础上,产业结构和区域结构优化。

在产业方面,自2011年起,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占利用外资总额的比重持续超过制造业。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352亿美元,同比增长14.8%,占全国总量的比重达到了56%。计算机应用服务、综合技术服务、建筑、金融、卫生、文化艺术等服务业领域成为外资流入的热点领域,跨国公司地区总部、研发中心、物流中心、结算中心等高附加值投资呈现出上升的态势。

在区域方面,随着投资环境不断完善,中西部地区利用外资的步伐加快,包括三星陕西电子高端储存芯片项目、GE成都创新中心等在内的一批高端制造业和研发中心纷纷落户中西部地区。今年上半年,中西部地区利用外资保持了良好态势,合计达107亿美元,占全国总量的比重为17%,尤其是中部地区,实际利用外资同比增幅达9.6%,占全国利用外资增量的比重达39.2%。

深化外资领域改革

问:您是如何看待我国利用外资的未来趋势?国家下一步将会采取哪些具体措施保持外资稳定增长,优化外资结构?

答:在国际直接投资稳步复苏的条件下,我国吸收外资保持规模稳定、结构优化的中长期发展趋势不会改变。下一步,商务部将全力打造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巩固我国引资的长期竞争优势:

改革外资管理模式。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推进外资管理体制改革,促进投资环境透明化、便利化。在总结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经验基础上,探索在全国范围内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管理方式。加强事中事后监管,逐步形成各政府部门信息共享、协同监管、社会公众参与监督的外商投资全生命周期监管体系。

扩大外商投资准入。通过制定负面清单,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大力提升对外开放水平。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准入限制,大幅降低股比、经营期限等方面的要求。进一步开放一般制造业。

加强区域引资平台建设。加强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边境经济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区的分类指导,加快沿边地区开发开放。结合产业转移趋势,研究加大对外商投资中西部地区的政策支持力度。支持中西部地区加快建设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园区。

标签: 吸收外资 利用外资 外资结构 外资流入 机遇期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