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体化就是这边小伙娶到那边姑娘

发布时间:2014-08-12 10:18:53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何江宁  作者:舒圣祥

这边饮水靠打井,那边自来水通到户;这边护林苗木补贴一亩才300元,那边3500元;这边村支书月工资400多,那边1200多;这边每月养老金55元,那边涨到了350元……一条公路分割了两个村庄,也分割了两种命运。这边是北京房山区郑家磨村,那边是河北涞水县蘧家磨村。(《北京青年报》8月11日)

一条马路隔开两个世界的鲜明例证,揭开的不仅是两个村庄因行政区划不同造成的巨大差距,更是京津冀一体化从纸上走入现实的重重障碍。20年间,只有个别蘧家磨村的姑娘嫁到郑家磨村,但蘧家磨村的小伙从来没迎娶过郑家磨村的新娘——“如果蘧家磨的小伙什么时候能娶到郑家磨的姑娘,那就真是一体化了”。村民的感叹,虽不如京津冀一体化来得宏观与高端,却是真实可感的现实——巨大差距摆在那里,一体化谈何容易?

一条马路隔开两个世界,这算不得所谓“区域差距”,更算不得市场原因导致的发展差距。那么,这是一种什么差距?相邻村庄,只因分属不同行政区域,就有了天壤之别。这当然不是“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产物,这只能是“政府发挥决定性作用”的结果。“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还刻在八达岭长城,无奈即便相邻的两个村庄都分属不同的两个世界,他们做的又怎会是同一个梦?就算即将共同睡在“一体化”的床上,也难免同床异梦。

政策差异导致的发展差距巨大,是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必须正视的困境。这就像摊大饼,占据福利制高点的地区,当然不乐意牺牲自己,把利益摊薄给周边。“自觉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困难。一条马路隔开两个世界,又何止是京津冀一体化的议题?区域发展严重不平衡,是当前中国面临的最大发展难题之一。西部大开发也好,中部崛起也好,都是要尽量纠正倾斜的天平。

一条马路隔开的两个村庄,如果一边是欧洲,一边是非洲,那就纯粹只能是所谓“政策性不公”。这是可以改变,并且必须改变的。因为分属不同行政疆界,即便都搞新农村建设,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像养老金这种公民福利更是相差近6倍。京津冀一体化的一项重要目标,就应该是消除这种纯属行政因素造成的福利分配不公。

公共福利难道不应该有基本的公平吗?像教育、医疗、社保以及其他公共设施方面,难道不应该是一样的标准、一样的落实吗?当然,面对行政顽疾造成的这种日积月累的差距,难以毕其功于一役。不过,上述这种一路之隔却是两个世界的差距,严重违背了经济发展规律,完全应该尽最大努力消除。

政府兜底的社保政策不应该存在“贫富悬殊”的问题。我们要搞一体化,这些方面是否首先更该一体化?“蘧家磨的小伙什么时候能娶到郑家磨的姑娘”,这不只是京津冀一体化的议题,也是全国区域公平的议题。改变,首先就应该从消除各种“政策性不公”做起。

标签: 姑娘 一体化进程 小伙 京津冀 区域差距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