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刘易斯拐点”,县域该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4-09-05 09:08:46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何江宁  记者:熊筱伟

19个百万人口大县,15个出现用工难——连日来,本报推出的《百万人口大县企业用工调查》系列报道,呈现了这样一个事实。这是特例,还是县域经济的共性问题?反映出我省怎样的劳动力供给趋势?县域发展决策,又该如何针对这一趋势做出调整?

带着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志雄、四川省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王小刚、省社科院城镇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张鸣鸣。

 现状:缺工,常见于城镇化初期的县城

记者:仁寿、平昌等人口大县,经济水平、区位虽不相同,但都面临用工难题。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吗?

杜志雄: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尤其在我国中西部县城更为常见。这取决于它们目前的发展阶段:处于城镇化初期,县域工业化发展和城镇化不协调,以致产、城空间分离,生活条件滞后;而经济发展以承接产业转移为主,缺乏内生型产业那样的人力基础,这共同造成县域目前的结构性缺工。问题相似,因禀赋不同会各有侧重。

记者:自2009年以来,川籍农民工在省内就业人数和增速,均高于向省外输出。但另一方面,县域经济又纷纷出现用工难题。回乡的农民工,到哪儿去了?

张鸣鸣:就40岁以下、相对年轻的回川劳动力而言,他们迁徙目的地,更多是区域中心城市,因其个人价值能得到最大化体现;其再就业成本较低,农民工更容易找到和原工作类似的岗位,而无需重新培训。另一方面,新兴规模化农业,正吸引越来越多回乡农民工回到田间地头,成为农业产业工人。

记者:我们也注意到,有大量中老年农民找不到合适工作,在农村赋闲。

王小刚: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相当数量的老一辈农民工,由于精力、知识结构等问题很难找工作,都处于你提到的这种“被淘汰”状态。在我看来,他们也是潜在劳动力:有更多的积蓄和实践经验,在创业、就业中具备相对优势。对这部分人群的忽视和闲置,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县域的结构性用工问题。趋势:城镇争夺劳动力将更激烈

记者:我省连续3年农村劳动力转移输出量高位稳定。这是否意味着,四川已进入“刘易斯拐点”?

杜志雄:四川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将不可避免地经历劳动力供给从过剩转向短缺,即出现“刘易斯拐点”。事实上,2011年时该趋势已较明显了。当然,这是一个逐步变化,而非急转直下的过程,我更愿意将其称为“刘易斯区间”。在这区间,由于产业升级而空置出的劳动力,将缓解、甚至短时间解决供求矛盾。但总体上,劳动力供给趋紧是大趋势。

记者:未来四川城镇的劳动力供给,也将呈缩减趋势?

张鸣鸣:对城镇劳动力供给,在较长时期内,我仍持乐观态度:四川城镇化率仅44.9%,提升空间巨大——将有更多农民工涌入城市。和老一辈相比,新生代农民工教育水平明显提升,这使他们能从事更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延长职业生涯——搬砖或许40、50岁就干不动了,但当技工却可以。这变相增加了劳动力供给量。

王小刚:对劳动力供给走势,很难给出确切判断。但我们应看到,地处西部的四川,劳动力来源只有西部,但同时要同东部、中部争夺本地劳动力,尤其是专业技能素质较高的农民工。在“刘易斯拐点”开始出现的前提下,这种竞争只会更激烈;现代农业发展,也会和城镇里的非农产业争夺劳动力。关注劳动力供给的弦,要始终绷紧。应对:产城融合,城镇建设适度超前

记者:县域经济要发展,该如何解决劳动力问题?

王小刚:吸引劳动力在县域就地就近就业,产城融合是最直接的答案。而“产”又是第一优先级的因素。吸引附加值更高、效益更好的产业,劳动力成本承受力更大,和农民工外出打工的收益差距更小,劳动力也就更愿意回来。

张鸣鸣:要确保县域对劳动力的吸引力,城镇建设应保持对产业建设的适度超前。超前的尺度,一看规划是否符合实际,包括产业潜力、区位比较优势、资源条件等等;二看其能否增进老百姓福利,而非单纯是土地财政需求的推动;三看其是否严格依照规划来执行建设。

记者:我们发现,县城引来产业,缺工人;盖好房子,没人住。

杜志雄:西部县域面临产业转移机遇,但这并不等于“捡到篮子里都是菜”。承接产业,应对自身劳动力供给情况有全面摸底。并不是所有县都应该将劳动力往家乡引。都回县域了,意味着大城市缺工、县域劳动力过剩。引不引、引多少,应充分考虑本地劳动力结构和潜力,在此基础上做出产业选择。

王小刚:大多数县城都应根据其劳动力供给情况,重新审视城市建设。目前,大量县城都按照户籍或常住人口来实施城市建设,并未考虑到劳动力输出情况、未来劳动力回流趋势,这很容易导致城市建设的供需错位。部分人口大县房价达每平方米6000元,甚至高于上级市,就是城市建设滞后的畸形产物。

[ 网友互动 ]

“天府问计”网友“川泸合鸣”:企业在筹建之初,就应该考虑人才问题,通过各种手段“挖”人才,稳住人才。并以这批人才为基础,培训、带领新招收的员工,如果你这个企业连基础人才都没有或者很缺乏,那你就先下功夫广揽师傅级人才吧。

“敢爱敢恨”:县城基础建设薄弱,又处于“工业强县”试水期,万事起步难,市场融资渠道自然不宽阔,基本上是市场经济的“小矮人”,不太容易引起大企业青睐,也就很难吸引回来劳动力。中央和省级财政能否“扶一把”,加快投资硬环境改变的步伐?

标签: 拐点 劳动力供给 刘易斯拐点 县域经济 缺工
相关新闻

联系本网:电话 028-86968903 传真 028-86968650